校友专栏

ALUMNUS

相关链接

Link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电话:86-027-87543228

邮编:430074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 珞瑜路1037号 华中科技大学电气大楼A座

 

校友文苑

实事求是勇担当

——探访电气学院姚宗干老师

发表时间:2019-11-01 作者:张龙翔、黄梓欣、刘健瑞根据采访口述录音整理 浏览次数:

2019921日,我们小组代表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对姚宗干老师进行了探访。

本次活动主题是“礼赞新中国,奋进新时代,传承华工精神,讲好电气故事”。在探访过程中姚老讲述了个人经历以及电气学院的往事,在这样一个个电气故事中华工精神如同一幅幅画卷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

姚宗干是华中工学院电力系第一届毕业生,是高电压专业的教授,高电压和脉冲功率方面的知名专家,曾任华中理工大学副校长、华中科技大学老教授协会会长。

天气虽已入秋,但是进入姚老家中时,姚老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氛围十分温暖舒适。

严格律己 付诸行动

姚老师最开始就强调了一个观点,要对自己严格一点。只有对自己要求严格,才能规避很多可能会犯的错误。

他说,古代的皇帝都有专门的记录官来记录自己每天的行程,记录得相当详细,但是皇帝自己是不能看的,这些都可以留给后人来考察。这些古人看似理所当然的事情当然给了后人一些启发,后人们也会记录下一些重要的事。老师说,在文革以前,中国有一批科学家和实验员,他们做实验的时候从来不做实验的记录,这里的记录指的是实验时间、实验器材、以及实验步骤,老师说这是十分不合理的。这些实验时的基本记录都是要做的,并且十分重要,因为这是一种考证,证明了实验员当时做了这个实验的真实性。这种状况直到文革结束才有好转。后来国家直接强调了这一点,实验者做实验必须记录下这些必需的东西。我们现在的学生做一些基本的实验,也需要记录下实验时间,实验设备号和其他的一些记录,这是对自己严格的一种体现。

老师的良言让我们获益匪浅。是啊,我们是电气工程学院的学生,今后的我们很可能成为国家的重要力量。而这样的力量往往会对社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力,对国家建设有一定的贡献力,是一份相当重要的力量。而对于所有工程类学科而言,严谨的态度和严格的要求是必不可少的,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尽早养成良好的习惯,形成谨慎的风格,也就是凡事对自己严格一点,平时多逼迫自己一点,把那些平时忽略掉的事情都认真对待,把平时做不好的事情做好,而不是等到以后正式投入到工作中出了差错才追悔莫及。这是社会上很多人的通病,如果人人都能够对自己严格一点,意识到自己的责任,那社会发展将会稳健得多、快速得多。

谨慎小心是一种很正确的人生态度。对于我们而言,凡事都要认真对待,并且严格要求自己。久而久之,我们就会发现,我们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很多,规避了很多的麻烦,并且能力得到了提升,这将使我们受益终身。

回忆往昔 细谈历史

解放以后,国家考虑到要学习苏联,搞五年计划,比较重视工科,决定对国内的高等学校进行院系大调整。电气学院是1953年由原华中华南地区较强的几所大学:武汉大学,湖南大学,南昌大学,广西大学四所大学的电机系以及华南工学院的电力系合并而成的。姚老提到,当时学习苏联有个口号“一边倒”,一切向苏联学习,这是不合理的,但基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又无可厚非。姚老回想故人故事,为了向我们强调求实精神,举了一个反面教材。提到当时国内有名的水利专家陈专家,他自称在英国留学,但回国之后的实践能力非常差,甚至连水利场中的一些基本操作都不会,后来经确认是谎报。姚老强调不论在什么时候,求实精神都是必需的。姚老还谈到,在他刚毕业的那段时间,正处在国家大力发展的阶段,国家鼓励年轻人动手实践,对那些满腹理论但少于实践的老专家都加以批判。姚老回想起学习苏联时学校的教育改动,基本是全面学习苏联的教学计划,虽然当时也有一些老先生提出反对意见,希望也参考部分西方的教育模式,但结果是无效的,反而很多反对的老专家被认为是不虚心学习苏联,被批评写检讨。因为在那个国际阵营分裂的年代,很多事情都被冠以政治色彩,与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那个时候刚开始学习苏联,很多东西也没有学懂,姚老跟我们举了一个例子,当时苏联的教材是非常厚的,我们国内的老先生只拿到了教材,却没有学习苏联是怎么进行教学的,按照书的顺序逐个讲解,结果每个学期书本的内容都讲解不完,后来再派人去苏联了解之后才知道,原来苏联采用的教学方法与国内有差别,采用的是类似现在的方法,有一部分任务是学生自主学习的。姚老提到,后来和苏联关系恶化之后,又开始批判苏联的一些教育模式。显然那个时代缺少了一些求实的精神,如今的我们对待问题就要有实事求是的态度。

阅读诗选 致敬艰辛

最后我们和姚老聊起了《瑜园诗选》,作为曾经的主编姚老分享了诗选的创作经历以及遇到的困难。诗选收录了教师和学生们创作的1029首诗歌,反映了我校诗歌创作日益繁荣的局面。闲暇之余的华工人除了日常学习之外也不忘陶冶情操,在自己喜欢的诗歌创作上踏出了坚实的脚步,这和我们传统观念中的理工科学者完全不同。由此姚老教导我们除了日常学习之外,也要发展个人爱好,成为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华工学子!

两个小时的交流时光转瞬既逝,姚老的教诲却一直陪伴着我们,我们新一代电气学子一定会将华工精神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