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专栏

ALUMNUS

相关链接

Link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电话:86-027-87543228

邮编:430074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 珞瑜路1037号 华中科技大学电气大楼A座

 

校友文苑

青春不悔

--—采访华工首批电机系学生刘延冰

发表时间:2019-10-30 作者:郭子庆、顾一钒、徐子韬根据采访口述录音整理 浏览次数:

2019922日这天,我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来到了刘延冰老师家里探望并采访刘老师,我们与老师聊天的时间只有短短不到两个小时,但是老师给我们讲了很多内容,让我们收获了很多知识。经过梳理,我们将谈话内容大致分为了三个部分:

一九五三年夏

一九五三年夏,武昌江滩。刚下过一场雨,松软的沙子铺陈的路并不泥泞,微微浸湿了冰的布鞋。已是正午转过了几点,阳光没有多少云的遮拦,江边的行人也不多,但幸有微波荡漾的江面送来丝丝凉风,再加上冰穿着凉爽的黄格子布拉吉裙,也就不会受到炎热的侵扰了。

但冰没有闲心享受这番惬意。因为今天,就在今天,她将作出影响一生的决定。

时间回到十七年前,冰出生在一个医生世家。爷爷跟着一个前清的老郎中学了一手寻探问诊之术,冰的父亲或许是受着潜移默化的影响,也走上了从医的道路,并在所在的临床科认识了冰的母亲。父亲医者仁心,救人无数,地位崇高,受人景仰。当得知了冰的高考成绩后,父亲与冰彻夜长谈,希望冰也能踏上医学领域,作一位妙手回春,备受爱戴的临床医师。

冰的父亲自打从城里作医生开始,便在武昌的一处弄堂里置了一个可住的地方,虽然抗战年间也曾搬离,但应是对老武汉有了感情,局势稳定后又迁了回来。离冰的家几间房外住了一个姓赵的襄阳人,性格十分外向,据说是在教育部门工作。这天早上冰的父亲没有轮班,便在家中清闲地看书,却看见那位姓赵的人登门拜访。这赵同志不为别的,竟是来挖人才的。

经过一番介绍,这姓赵者是一位新建学校华中工学院党支部里的人,不知怎得了解到了冰的成绩,觉得冰是如今稀缺的工学人才,希望冰能报华中工学院的几大工科院系。

冰有些迷茫。冰的父亲是一个开明人,他希望女儿能为国报效,也尊重冰自己的选择。只是从医数十载,对其他的领域知之甚少。

是时候作出选择了。江边的老钟楼已敲过了五点钟。冰顺着风的方向望去,华中工学院就远远地矗立在江的那边。只是天色已有些颓势,江那岸高高低低的瓦屋逐渐模糊了起来。冰眯起眼睛努力眺望过去依然没能看清什么她想看到的。她慕然回头,城里的限电时间已经结束了,家用的小灯星星点点地亮起来了,几公里外的火电厂顶着两根灰黄的土烟囱,缓缓地吐着烟直至升上高空再飞不动了。冰忽然幻想起来,若是有一天,长江两岸无数的电灯能在傍晚降临的刹那同时点起,每条大道每条小巷都能有成排对坐的路灯驱散着黑暗,无数的电与光将老武汉城照的灯火通明,那会是怎样一幅景象。冰想入了迷,双手摩挲着布拉吉裙子的裙角,静静地站立。

远处几个穿着工装裤挽着袖子的青年正大声地唱着《莎莎再会吧》。他们发现了独自站在江边的冰,便大喊了一声“同志!”可能是想地太入迷而没有听到,青年们就又提高了嗓门大喊道:“同志!”,冰这才回过头来。几个青年哈哈大笑,冰犹豫了一下,回报了他们一个微笑。

一九五三年秋,冰正式成为一位华中工学院电机系的学生。系所里有九十八位同学,后来陆陆续续有一些留苏的学生来来去去,毕业时也只有百来号人。本科结束后,她作为第一批电机系的学生决定留在学校工作。之后她与一批电机领域的工作者一起开始了异步电机的研究,几十年风风雨雨,取得了大量的成果,为祖国的电气事业贡献无数。

冰已是耄耋之年,还常常去实验室与学生们交流谈心。当年的电机系如今已更名为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院党委十分敬重冰,每年都派些小生去探访冰,一来是尊重年迈的老学者们,二也希望小生们能多学习学习老前辈们的学术精神。这天冰的家里来了三个年轻的男生。冰见他们有些拘谨,便打趣地说:有什么想问的随便问,我都记得。“那三个男生面面相觑了一会,挠着脑袋问了冰一个很少被问起的话题:刘老师,能……给我们讲讲您当年选择我们学院的故事吗?冰听到后愣了一下,久远的记忆一股股地上涌。他微笑着看向这三个学生道:这,还得从一九五三年说起……

冰依然记得那日江岸清风的味道。

作为老师

作为老师,刘老师给我们讲了很多。首先老师的本职工作是教书,老师要会教书,能将自己脑子中的知识传授给学生;其次作为大学老师,又不能只会教书,如果一名大学老师不搞科研,那他一定是失败的。科研,乃一个老师,学校甚至国家的生命所在。对于老师,搞科研不光意味着自己的进步,更意味着学校和国家的整体的进步。在学生和老师时期,刘老师说她和她的同僚们思想都比较单纯,就是秉持着这样一种信念和目标潜心学习,向着为国家做出贡献方向而努力。

刘老师也提到虽然她是电机系的教师,但是曾领导一个科研团队做关于电压电流互感器的研究,在我们看来,这说明了一个问题:人不能局限于自己的某个圈子里,要敢于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去尝试新东西,在科研领域更应该如此,敢于研究不属于自己专业领域的东西。有时候只关注一个专业领域的科研活动,思想可能会被局限在里面,尝试一下不同领域的研究,说不行能为该领域提供新思路和新的指导意见,埃隆·马斯克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会读书,会运动

北大新任校长王恩哥刚上任时,便向学生提出十句话,在全校引起热议,有学生形容是新的校训。而第一句话,结交“两个朋友”:一个是图书馆,一个是运动场。到运动场锻炼身体, 强健体魄;到图书馆博览群书,不断的“充电”、“蓄电”、“放电”。刘延冰老师同样用这句话勉励我们,关心我们本科生的体育运动情况,对于我们前往操场参与锻炼的频率十分在意。现在的社会节奏越来越快,生活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繁琐小事,而学习之余的跑步打球则可以疏解压力,放松心情,有助于身体的生长发育,提高生活中的积极性。生命和青春虽然是短暂的,但是适当的运动却能使人青春长在。刘老师虽已入耄耋,却依旧会时不时去操场散步锻炼,并以她自身之例强调运动的重要性。当然,作为大学生,学业同样不可忽视,不仅要把课本上的知识点记住,更是要多读一读各种文献资料、文学作品。专业的文献资料自不必说,刘老师更加强调我们在文学上的修养。作为工科生,我们也要增加一些书卷气息,读书可以滤除浮躁,“生活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鸟儿没有翅膀”。“开谈不读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刘老师用自己与学生谈红楼之例告诫我们“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从书中不仅可以学到前人生活的感悟教训,还能陶冶情操,有益于育德、励志、启智、明史。

在这次采访过后,我们收获颇丰,可以简单地用以下八个字来概括:读书,运动,科研,强国。我相信刘老师说的话一定会对我们的学习、生活产生积极意义。

注:

1.刘老师身体不太好,采访人员便未对老师进行拍照,实属遗憾。

2.“一、一九五三年夏”中,“冰”均指刘延冰老师。